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印藝科技 > 印刷史話 > 余公鴻建 首創印藝學會月刊

余公鴻建 首創印藝學會月刊

《印藝》2013年第7期 總第355期 張樹棟 更新日期:2013-09-10

作者簡介:張樹棟從事印刷出版與印刷史研究50余年,著書《中華印刷通史》等20余種,發表文章百數十篇,是中國印刷史研究會專家組成員。另一作者張耀昆為經濟學碩士,參與數部印刷史專著寫作,現任中國《金融時報》首席編輯。

余公鴻建 首創印藝學會月刊

上世紀60年代,有兩家日本最大的印刷企業來香港投資設廠,主要從事印刷出口業務,兩家公司都引進最新的印刷技術,也在本地培訓人才。70年代末有卅多位曾任職香港大日本印刷的前雇員己轉任職于跨國印刷廠、外資出版社和開辦自己的印刷公司,這卅多位前大日本印刷公司雇員保持著友誼,經常參加聯誼活動,也邀請行業專家舉辦講座。當年港英政府法例規定如有卅人以上聚會而未經社團注冊,可被視為非法集會,為此這批好友于1980年推舉秦亮培、余鴻建(圖一) 、霍漢鴻、吳國等七位代表前往香港警察總部登記為社團。該社團定名為「八達會」 ,會名源自當年大日本印刷公司的地址 九龍新蒲崗八連街。當年登記成為社團絕不簡單,所有社團必須經由警務處的「政治部」和「三合會調查課」的徹底調查和監管。1980年中「八連會」成立,「八連會」成立之后推選秦亮培先生為會長,余鴻建及吳國為干事,而余鴻建為活動統籌。1980至1983年間,「八達會」除了每月例行的聯誼活動,也與香港明愛合辦印刷證書課程,又舉辦了幾個很受歡迎的技術研討會,在當年的印刷業界被視為創舉,一些非大日本前雇員的印刷及出版同業也希望加入為會員。「八達會」原為社團注冊,會章規定參加者必須是大日本印刷公司的前雇員,但是會員人數受到限制,為了吸納更多同業加入,于是在1983年更改社團注冊為「非股本性及不牟利有限公司」,有很大彈性招收會員和發展業務。而監管部門也由警務處改為稅務局私公司注冊處。更改注冊后正式易名為「香港印藝學會」,秦亮培先生為創會主席,余鴻建、吳國等原八連會干事成為執行委員,并加入了多位工業學院的老師為執行委員,依照新會章,執行委員會每兩年改選一次,從新推選主席、秘書和司庫人選。創會后余鴻建先生自愿承擔創辦「印藝學會月刊」,該刊物于1984年1月創刊,對香港印刷業發揮很大的影響力,也為大中華區兩岸三地的溝通做了大量的工作。1984年中創會主席秦亮培先生牽涉入一宗法庭商業訴訟,無法履行主席任務,為此提前進行改選,余鴻建獲推選為第二任主席,以后又再先后連任三屆,為香港印藝學會奠定了穩固的基礎。余先生在任內與香港出版學會合辦「香港印制大獎」,至今已廿五屆,是香港印刷出版業界每年一度的盛事。香港印藝學會成立至今己卅年,對香港印刷業界貢獻良多,先后獲得香港政府創新科技基金撥款超過港幣一千萬元,成立了「印刷物料測試及分析中心」,也與工業學院和香港城市大學合作完成了「油墨配色」、「香港印刷規格」、「智能印刷資產管理」和「印刷顏色管理」等多個技術支持和科研項目。香港印藝學會除每月出版「印藝月刊」之外,還先后出版多本教材和技術書本:「怎樣解決印刷困難」、「印刷品買家手冊」 、「賓納系統」、「印刷名詞詳解」、「基本印刷教材」、「印刷名詞規范化」、「香港紙張百科手冊」、「香港柯式油墨百科手冊」、「香港平張柯式印刷技術資料手冊」、「三地書束」、「歲月銀光」、「印藝實用手冊」、「香港印刷業典故」等多本,是香港最多出版物的社團。

2012年,印藝首先推出電子版印藝月刊,無論身在何地,都可從計算機或平板計算機下載最新出版之印藝月刊,不另收費,2013年又推出手機版印藝月刊app。2007年創立環保教育計劃,并舉辦全港性的「環保教育創意比賽」,獲得香港政府環境保護署的支持,比賽規模盛大,2012年大專組得獎者獲安排前往歐洲芬蘭參觀植林造紙。印藝學會多年來領導業界技術改革,經常推陳出新,開風氣之先,展現無比活力。

填補空白 印刷典故成書四卷

《印藝月刊》創辦初期,因人員和經費等因素困擾,月刊的采編任務多由余先生一人完成,且有不少稿件出自余先生之手。事實上,長期以來,余先生一直致力于搜集、整理香港古往今來印刷界的重要史料,寄希望于輯錄成篇,以保存香港印刷業的珍貴記錄。

image

1995年,時任中國印刷技術協會名譽理事長的王益先生到訪香港,提出希望香港同仁能組織編纂一部《香港印刷史》,以作為香港印刷業界獻給香港回歸祖國的一份賀禮。余先生對此積極支持,并允諾盡力協助。鑒于編纂《香港印刷史》工程浩大,時間緊迫,遂遵王益先生建議,與須漢興、葉裕彬、劉吉良三位先生合作,先行編纂《香港印刷業的發展歷程和現狀》 (圖二),趕在香港回歸祖國慶典之前,交由北京印刷工業出版社出版。為余先生進一步深入研究、著述香港印刷史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香港印刷業的發展歷程和現狀》的編纂,對余先生來說,是一次嘗試性著作。期間,余先生在資料搜集時,除查閱香港年報,向政府部門索取統計資料外,還要請求有關學校、機關團體提供檔案數據和圖片,可謂困難重重。加之所需經費數額巨大等因素,編纂《香港印刷史》的計劃被迫擱置。余先生對此心實不甘,遂提議在香港印藝學會「印刷出版及教育基金」支持下,先以故事形式,編纂與出版《香港印刷業典故》,為《香港印刷史》的編纂作先期準備。余先生這一建議,不僅獲得印藝學會執委會的支持,而且還有多位前輩答允出任編輯和顧問。接下來,便是余先生的精心設計和廢寢忘食、夜以繼日的辛勤勞作。功夫不負有心人,余先生耗十數年心血,完成了數十萬字、填補歷史空白的《香港印刷業典故》這一巨著的編纂,于《印藝月刊》連載之后,得以正式出版。筆者對余先生的忘我勞動和無私奉獻而敬佩,為余先生在采編工作中廣收博欖、竭澤而漁所獲得的豐碩成果而恭賀!

余先生編撰的《香港印刷業典故》,分四輯出版。依次為:《印刷業法門》、《印刷技術沿革》、《印刷與民生》、《百年大事記暨港澳的貨幣》。簡介如下:

第一輯印刷業法門(圓三)

本輯內容分刑法與民法兩部分。全書以防止煽動叛亂、蔑視法庭、盜竊條例、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制版和互聯網)、工業法,合同法為題,匯集與印刷相關的案例五十余件,具有高度的客觀性與實用性,可謂印刷媒體法律訴訟的經典之作。《印刷業法門》出版后,得到國內多家印刷及法制刊物的青睞與轉載,不少內地網站未經允許竟自行上網,可見影響之廣遠,這無形中給著作者編纂后績三輯以信心、促進和動力。

image

第二輯印刷技術沿革(圖四)

這是一部以印刷工藝技術的發展為主線、兼及印刷設備等相關領域的印刷技術史,是《香港印刷業典故》的主體部分。全書含四章(第一章:排版——從鉛字至數碼,第二章 制版——從木版、石版至計算機版,第三章:印刷今古談:第四章:印后加工——卷、篇、跶、綴)四十四節。這是余先生耗費五年時間,且在《印藝月刊》先行連載、廣泛征求意見之后編纂而成的佳作。相信余先生必將以此為基礎,在不久的將來編纂出他夢寐以求的《香港印刷史》。筆者于此寄予厚望,讓我們拭目以待。

第三輯印刷與民生(圖五)

筆者認為,一部完整的《香港印刷史》,應當是「以印刷工藝技術的發展為主線的印刷事業史」 。或許余先生早已成竹在胸,特設此專題,于《印刷技術沿革》之后,以「社會印件、安全印刷、大眾傳媒、印刷貿易」為題,收納作者自幼年起就接觸到的紙品玩意、漫畫童書以至成長就學的課本、小說、文學藝術作品、賀卡、喜帖,日用掛層、廣告及宣傳品等,可謂形形色色而又數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印刷品,給印刷技術在民生領域的應用以系統記述。而這正是以往印刷史研究與著述所長期忽略的內容,需要印刷史學界在爾后著書立說時予以關注和效仿。

image

第四輯 百年大事記暨港澳的貨幣(圖六)

本輯下設百年大事記,香港的貨幣、澳門的貨幣三章。百年大事記為主體內容。

眾所周知,但凡歷史圖書,書后幾乎都有或稱其為大事年表的大事記,用以將歷史上的重大事件按年月日順序如實記錄,旨在以極其簡短的文字,將影響歷史發展的重要事例集中展現在讀者面前。因為是大事記,所以要求史料必須信實。余先生為此翻閱報章、上網搜尋,確是下了一番功夫。書名冠以「百年」,是因為百年之前香港還是個海邊漁村。換句話說,迄今香港印刷事業僅有百余年。時間雖短,史料搜集之難度卻很大。原因是此書是一部填補歷史空白的著作,作者無從借鑒,一切均需自己動手。

本輯港澳印鈔史部分的編纂,與筆者還有點關系。事情大約發生在2006年。當時筆者正在組織編纂《中國印鈔通史》(圖七),適逢學會執委林和安先生抵京,宴會上,筆者拜托林先生轉請余鴻建先生幫忙撰寫港澳印鈔史部分。林先生當即給余先生打電話轉達此意,而余先生亦當即答應了筆者的請求,筆者對此不僅喜出望外,而且寶寶的,發自內心的感激。余先生不負眾望,及時寄來稿件,給我們趕在中國人民銀行成立60周年和北京印鈔廠百年華誕之前完成初稿、向兩家華誕獻禮創造了條件。借此,向余鴻建、林和安二位先生再表由衷的謝意!

image

印鈔這個行業在印刷各應用領域中可以說是個特殊的行業,《中國印鈔通史》的出版需要慎之又慎,尤其是大多數當事人尚健在的當代史部分,需要在廣泛征求意見和上級機關認可的情況下才能付梓。有鑒于此,我們暫時舍棄當代史部分,將印鈔術的起源、古代、近代三篇,以《簡明中國印鈔史》(圖八)書名,交印刷工業出版社于2010年先行出版。作為特例,已將余先生撰寫的港澳印鈔史納入其中。如今,《中國印鈔通史》正在修訂中,《中華印刷通史》已由印刷工業出版社上報新聞出版總署,修訂在即。這兩部填補歷史空白的著作之中,無論港澳印鈔史,還是港澳印刷史,均須商請余先生勞神執筆。筆者借此向余先生預致衷心的謝意!

余先生于填補印刷史空白的香港乃至中國印刷史的編纂,功莫大焉!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北京pk10八码攻略